来日方长(续)(3)

村北边的小河旁垂着柳树,飘飘摇摇地映在水中,枝叶温柔地拂过大偃师浮荡的倒影。旁边装作浣手绢的姑娘们掩不住嘴角的笑容,时而推推搡搡地嬉闹几下。乐无异蹲跪在地上,擦净了手上的水珠,向几个年轻的姑娘转头而笑。

于是那些飞了红霞的脸颊在阳光下更为娇艳,眼里的光亮晶晶的。

传说中模样好性子好的大偃师垂下眼睫,抱拳轻声道:“叨扰了,多谢。”

姑娘们吃吃地笑起来,不知是哪一个向另一个泼了一捧水,晶莹的水珠就此散开,乐无异连忙逃也似地起身后退,留下原地一片欢声。

微风拂面,他慢悠悠地朝上游走,偶尔闭眼享受一下这春夏交接的好时节。

至于那时而挂上心头的闲事……暂且便忘了罢。

他步回自己的小院门前,已修缮完毕的灌溉千手观音正...

来日方长(续)(二)

乐无异一瘸一拐地自己走回房间,屋里开窗通了一早上风,已经没了那股让他羞耻、迷惑而又尴尬的味道。他走了这几步路,大腿便又酸又颤,强撑着来到床边,把自己摔进绵软的被子里。这床替换的被子在柜里呆得久了,带着些潮意和樟脑的味道。乐无异没力气翻身,身后又难受得要命,就这么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

恍惚中好像有人在唤他的名字,乐无异、乐无异……刻板地、没什么感情地一遍遍重复。他咬着牙撑起手回身去看,昏暗的光中天地都在摇晃。耳侧不断有石块落地崩碎的声音,他的后背、后腰、大腿哪里都疼,心中又莫名地焦急,眯着眼睛去寻找叫他的那个人。

墓室的角落里,那人正坐在那儿,右手捂着胸口。似乎感觉到了乐无异的目光,他抬起头来,眼下...

乐无异捡到了一只猫

乐无异捡到了一只猫。
对于独身居住的技术宅来说,这似乎是件挺值得高兴的事儿。
猫是一只黑猫,毛皮油光水滑,眼睛下有两小块红色的斑纹。
猫是怎个么捡到的呢。有一天乐无异下班抄近路经过一条小巷子时,黑猫正身姿挺拔地蹲坐在一个大垃圾桶上。它瞧着乐无异朝它走过来,不躲不跑,异常平静地跟他对视,直到乐无异试探地朝它伸出手指。黑猫优雅地低头嗅了嗅,擦着胡须根部蹭过去。乐无异抬手摸了摸它的头,它也没有不高兴。可要抱它时,黑猫却立即后退一步,灰色的圆眼睛里充满了拒绝。
乐无异觉得很可惜。冷风从耳畔刮过去,过几天也许还会下雪,不知这只瘦瘦的黑猫要怎么过冬。
不过,他离开它后边走边想,灰眼睛的猫,还真是少见呢。
乐无异完全没...

黄鱼么么哒!

摸一条黄鱼:

开宣!开宣!预计端午CP18首发。

古剑二女性向同人本#谢乐##初乐#《桃花三弄》,收录 星太@roxstar 的两个狐狸中篇《繁霜尽》《狐师》,外加全新短篇《抱恩记》和新增番外,凑了个本。正文试阅请戳上文传送门

大家要快点鞭打星太!

我就是个打酱油的(。。。。神隐)

制作秘话:本来因为都是狐狸,开始我还想鼓动星太起名《辟尘记》,被果断的驳回了_(:з」∠)_

抱恩记

​撩一下
---

下午六点,乐无异跟技术员交代了几句第二天早上的主意事项后,签字准备回家。出厂区摘了安全帽后发现出了一脑门的汗。天冷,风一吹就打个哆嗦。他抬手抹了把,一手攥着领子不让风往里钻。顺着路往外走上好一段才是他停车的地方,厂区在的地方荒郊野岭的,身边开过去的车轮胎碾过地面,扬起一把一把的土。乐无异的眼前有点发花,腾出一只手在鼻子前挥了挥。

他平时基本都在办公室坐着,很少到厂区来。今天一气儿爬了两个蒸馏塔,累得两腿都有点不会打弯。工厂里的事多得好像永远也做不完,时时刻刻得看着工人操作以免出乱子,一没注意就离平时下班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乐无异又累又饿,没有力气做饭,一边取车一边打算着去宿舍小区门口...

月色(2)

他伸手盖住初七的眼睛,缓缓俯身覆了下来。

roxstar.blog.com

月色(1)

初七拉开门,月光便倾泻了满地。 乐无异沐浴其中,披散着头发对他柔和地笑。他身上还带着沐浴后的潮气,只穿着月白色的中衣,衬得脸上红晕越发显眼。
这样的乐无异是他夜深时最隐秘的梦,此时真切地站在眼前,倒叫他有些不敢相信了。外出历练这一年让初七的喜怒更不形于色了些,只是咚咚的心跳的静谧的夜中无处掩藏。
而乐无异伸出一只手来覆上他的心口:“……不愿让我进去么?” 他声音微哑地问,眉梢眼角似乎还氤氲着水汽。
初七覆上他的手背,侧身让开一条缝。
乐无异瞧了瞧他似乎波澜不惊的眼睛,无奈地笑了笑,另一手揽着他的腰,以种拥抱的姿势转入门内。
初七抬脚扣上门。
“投怀送抱?” 他声音毫无起伏地问。
“ ……如今天气渐凉,我想着...

肉前奏,耍个流氓

“再跟着,别怪我不客气。“眼下有红纹的黑衣男人回头对着空无一人的小巷说。
他又往前走了两步,垃圾桶后的人犹犹豫豫地转出来。
“师父......”
男人背对着他皱起眉头,“说过了,我不是你师父。”
“你是!他们伤了你的头,所以你不记得了。可我怎么会认错师父!你明明......”
男人突然转身大踏步走过来,青年惊讶地半张着嘴,说不下去了。
“继续说。”
“师父......”
男人迫近他,青年往后退了半步,后腰抵在垃圾桶上。
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上红。不是刚才那种因为激动的红,而是羞怯的、称得上可爱的……
他头顶那搓不服贴的头发也随着主人不自在地移开视线而微微垂头。
真不是个好地方。初七一手撑在垃圾桶...

来日方长(完结)

乐无异心道,再这么压着,腰咔嚓折成两截,就只能变成你的鬼了。 他这一晃神,初七的手已然顺着衣服下摆探了进去,粗略地在小腹上摸了两把,转手向下。 乐无异的那处软趴趴的,握在手中,似乎不如当年看到的大。 他师父出门带回来的逸尘子传,初七早就趁着他不在翻过几遍,其中一本逸尘之象牙国记,被他顺回屋中蒙在被中挑灯读完。逸尘与象牙国公主卿卿我我固然万分酸牙,然而故事中穿插的逸尘与公主那位活泼俊朗的异母哥哥乔装探访、屡破奇案的情节看得初七欲罢不能。其中逸尘醉酒,醉眼朦胧时不知无心还是有意将王子错当成公主,压在桌上肆意轻薄一番的章节看得初七差点烧了棉被。如今他把乐无异压在这里,总算圆了当初的念想。 他照着书上...

来日方长(二)

他的声音很低,嘲讽得很有点怨怼的味道。乐无异生不起气来,反而觉得有些夹着愧疚的心酸。
大偃师干笑了两声,自我解嘲道:“ 徒弟看不上我,我就出去帮帮能看上我手艺的人。”
岂知这句话又说坏了,初七的口舌立刻停住不动,眼神晦暗不明,盯得乐无异升起了要被咬住喉咙吞吃入腹的危机感。
初七慢慢吐出了他的手指,乐无异硬着头皮往回抽,手腕却给攥住了动不了。他平常对初七几乎百依百顺,今天本能地觉出两人间有什么不一样,心里发慌,干脆拿出师父的架子板起脸来。
“放开我。”
初七一言不发,手指收得更紧,往前进了一步。
他凑得近了,乐无异才猛然发觉,原来总要他弯下腰去说话的孩子,如今竟跟他一边高了。他微微垂下眼睛,避开初七的视...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