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满堂(中)

他的衣带给谢衣扯得松散了,却又没完全解开,领襟微敞着被谢衣带着薄茧的手指在皮肤上摩挲,双腿蜷在大红锦被上不住蹭动。九只玉环随着他的扭动碰出闷而轻的响声,淹没在裹着湿意的喘息中。


“嗯……啊……”xx被两根指头夹在中间揪着捻磨,乐无异的xx带了哭意,两条腿曲起向胸前缩。谢衣迅速将大腿挤了进去,压制住小郎君试图蜷成一只熟虾的举动。


“无异……”他笑着撑起一只手肘,挨上乐无异的侧脸吻他,把熟得通红的耳垂含进口中,“九连环,可别忘了……“


他的音色模糊而又蛊惑,内心仅剩焦虑的小郎君听了,还真糊里糊涂地双手拉住了金杆的两端。他泪眼朦胧地扯了扯,忍着胸前的酥麻抖着指尖捏住第一只玉环。小巧的环身被早被他手上的汗水沾湿,滑溜溜的不听使唤,他一上一下地拉扯,三下倒有两下手指不受控制地滑开。


“唔!”左胸涨得发热的小尖被捏着向上轻提,手上的玉环磕上金杆“叮”地一声,阴错阳差地从连接口滑了出来。乐无异手一松,丢了玉环五指掐入锦被,颤抖着小声呻吟起来,边叫边摆着腰在谢衣卡进他腿间的大腿上磨蹭。


谢衣原本在他胸前蹂躏的手指滑着皮肤到下腹,手贴着裤腰探进去,搔了搔腹沟跟小无异的接连之处。乐无异弓起背抽泣一声,下巴缩进了前胸里。


他身上压着的人覆过来吻他,嘴唇蹭过额头和高挺的鼻梁,极有耐心地带着笑一啜一啜的,热气弄得他心痒。乐无异被他吻得晕晕乎乎,又忘了此人惯会用这种伎俩撩拨他,熨帖间抬起头来回应。谢衣捉了小郎君的嘴唇,下面以指为环圈住他的xxxx,丈量似的上下捋了捋。那小家伙已经微微xx,半硬着被他这样轻抻,又疼又说不出的舒服。乐无异手忙脚乱地抓住他的手腕,一边被他缠着舌头亲吻一边犹豫,既想拉开又舍不得,就这么握着随谢衣的手动了几次,倒像自己带着他给自己xx一般。


他脸皮薄,这么来回几次便有些受不住,偏头躲开了唇上的逗弄,张着口轻喘。


谢衣眯起眼睛。


红烛暖帐,小郎君衣衫凌乱一脸潮红,眼角还沁着泪
……怎能不让人想欺负得更多些。


念头一经转过,想停便很难。


谢衣松了他那处要紧的地方,在小郎君水汪汪的迷茫眼神里摸到了那圈小巧的玉环。


盈盈烛光下,浅碧的玉色剔透可爱,形状……也是合适非常。


粉红色的漂亮xx从被拉下的薄裤中跳了出来,触上被体温捂热的玉质,跟主人的小腹一起往后缩了缩。


然那蛊惑的声音又往耳中吹气,道:“无异解不开这小物,为师可不得不罚。”


乐无异脑中一团浆糊,烛光明明灭灭的,也不知烛泪滴了几何。然而他心中到底有些大概,微弱地抗道:“还未到一炷香,你……不能说话不算……”


他那眉眼含笑的师父撑起胳膊看他,发丝柔柔地垂到他脸上。乐无异明知道这人是极狡猾的,却总是抵不住他瞧向自己这样又深又专注的眼神。他的手指没有力气,动了几动,勉力抬起来去握那绸缎似的发丝,身前忽就一紧。


他“啊”地惊叫出声,听谢衣贴着他耳朵道:“那便一点一点的罚,何时解开了,便不罚了。”


他身子给谢衣压着,不能低头去瞧,贴着xx处的硬物却明白地传给他谢衣的所为。那东西箍着他,温润的质地紧紧困住xx,涨得他小腹微微抽搐。


“放……唔……”话未说完,嘴便又被堵住,谢衣握了他的一只手腕举到头顶,亲吻中还不忘塞进先前不知丢到哪去的九连环。乐无异的xx半硬不软地戳在两人腹间,他也不在意,一面吻着小郎君一面随意用手指在他全身爱抚,若碰到了突起的地方便捏一捏揉一揉。乐无异憋闷不已,偶尔却很舒服,叫不出声来,拽着九连环的手将身下红锦揉得褶皱一团。金玉碰撞之声闷在织物里,交错在急促的喘息之中。


他身上的衣物全给蹭得散了,若是睁眼瞧一瞧,便能见到平素最是注重仪容的年长郎君也被他揪得衣衫半褪,xx的肩头在暖黄烛光中莹润如玉。乐无异闭着眼,一手搂住谢衣的脖子,摸到光滑的肌肤难免爱不释手,来回摩挲着,仰头任谢衣的双唇含住脆弱的喉结,吞吐品尝。


吻顺着他的脖颈下去,埋在织物褶皱间的九连环被松开又攥紧。乐无异蹙着眉头,心中模模糊糊的,到底不甘,指尖一点点从谢衣皮肤上退开,将九连环拿到眼前。胸前的酥麻和身下的涨痛在体内交织流窜,他虽然唇舌自由,此时反倒不出声了,时而张口轻喘,捏着玉环的指尖用力到发白。


那小物被攥得久了,通体都是暖意,过了不多时,温润地贴上谢衣的下巴,迫他含着笑抬起头来。


小徒弟双眼湿漉漉地瞧着他,被情欲染得泛金的双眼含着得意。谢衣握住他的手奖励似地亲了亲,拉过第二枚玉环,当着他的面,抬起那根涨得发红的物事,将小圈套上去一推到底。



后面可以略吗。。。会不会被屏蔽,我也不知道呢

评论 ( 9 )
热度 ( 34 )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