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续)(3)

村北边的小河旁垂着柳树,飘飘摇摇地映在水中,枝叶温柔地拂过大偃师浮荡的倒影。旁边装作浣手绢的姑娘们掩不住嘴角的笑容,时而推推搡搡地嬉闹几下。乐无异蹲跪在地上,擦净了手上的水珠,向几个年轻的姑娘转头而笑。


于是那些飞了红霞的脸颊在阳光下更为娇艳,眼里的光亮晶晶的。


传说中模样好性子好的大偃师垂下眼睫,抱拳轻声道:“叨扰了,多谢。”


姑娘们吃吃地笑起来,不知是哪一个向另一个泼了一捧水,晶莹的水珠就此散开,乐无异连忙逃也似地起身后退,留下原地一片欢声。


微风拂面,他慢悠悠地朝上游走,偶尔闭眼享受一下这春夏交接的好时节。


至于那时而挂上心头的闲事……暂且便忘了罢。


他步回自己的小院门前,已修缮完毕的灌溉千手观音正老实地站在院中央。乐无异的眼前回放起剔透的水珠在阳光下飞溅的样子,若有所思地行到千手观音面前。这给农人灌溉用的偃甲不如金刚力士那般会观人神色,依旧呆呆的没有反应。乐无异蹲下身,抬手敲了敲当初为了讨喜而给它添上的小脑袋。木头块不伸不缩,乖巧地没有喷他一脸水。乐无异笑笑,回头看门外无人,一掀后摆毫不顾形象地席地而坐。千手观音不会躲,老实地给他捉住了头顶。


头顶艳阳高照,乐无异心中有了点子也不在乎。待他拧开顶上的盖子后额头便冒了一层薄汗,他抬袖随意擦了擦,专心致志地摆弄起管道入口与头顶水室的相接之处。若将水室做成可转的,浇灌覆盖是广了,然而灵力的添置,也需更为频繁……他盯着木头冥思苦想,门口什么时候站了人也不知道。


阿花姑娘手垮的篮子,倚着门呆呆地往里瞧。篮中罩着的瓷碗底逐渐汇聚了水珠,透过篮底浸出一滴,落在绣花的鞋面上,拉回她的神思。


小姑娘门还未进,脸先红了,犹豫了半响,到底怕镇过冰的甜汤给太阳晒热了不好喝,轻手轻脚地向着乐无异的背后走。


她没有灵力,又没有敌意,站在全神贯注的大偃师背后,还是篮子底又滴出水才被发现。


乐无异惊诧地扭着脖子仰头看她,原本白皙的脸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浅色的眼睛几乎被阳光照成了亮金色。


阿花的脸色瞬时就比他涨得还要红,嘴唇嗫嚅了两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乐无异就着这姿势,心中略略尴尬。他是长了阿花岁数的男子,如此情形,定是要先开口的。于是他放柔了眉目,温声问:“阿花姑娘,你怎会在此?”


他摆弄了偃甲,手上有些污渍,当着小姑娘的面不好就往袍摆上抹,扎着手双腿使力站了起来,心中哀嚎一句“我的老腰”。


阿花由低头看他到被他投下的影子笼着,心中羞涩再攀一层,说出的话细弱蚊蚋:“我来走访婶娘……刚巧听说乐大师在这里。”她怯怯地抬头瞟了乐无异一眼,双手颤抖地把篮子向乐无异身前递:“乐大师为了帮我们不辞辛劳,这是一点心意……”


乐无异忙接了过来,阿花又道:“手艺不好,乐大师不要嫌弃……”


乐大师自小就是个体贴女孩子的性子,看阿花这副样子,当即揭开帘布端碗喝了一口。


冰凉爽口,味道确实不错。


他喝得急,凉气有些上头,眯起眼睛,阿花背后有个如同幻象的黑影。


他眨了眨眼,黑影没有消失,倒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在阿花身后三步的距离站住了。乐无异缓缓放下碗,被甜汤冻着的嘴角僵硬地挑了两下。


“阿七,”他含糊地叫,瓷碗沿捏在手里要放不放的,“你怎么来了。”


小姑娘阿花回头,先被这人的相貌惊了惊。这样周正的人,与乐大师相比也毫不逊色。她从小长在村里,这等人才十几年了也就见过一个。她瞪大眼睛,恍然大悟。


“乐大师,这位便是……小乐公子?”


乐无异眼睁睁看着一层黑气罩上初七的脸。


少年抱起手臂,眼神刀锋似的刮过乐无异手中那个朴素的瓷碗……和依旧拿着瓷碗的人。


“……这是小徒。”乐大师勉力挺直后背,觉得教导初七如何面对同龄女子的机会来之不易,遂忽视了那个眼神,循循道:“阿七,快来见过阿花姑娘。”


初七吝啬地点头示意,阿花忙低头见礼。她年纪不大,却十分知进退,见乐大师的徒弟来了,估计有话要说,便向乐无异道别。乐无异再三谢过她的甜汤,亲自送她到院门口。初七抱着手站在原地,待小姑娘的身影远得看不见了,才不高不低的冷哼一声。


“老牛吃嫩草,也好意思。”

评论 ( 24 )
热度 ( 36 )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