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满堂(上)

没忍住,码了个举案奇媒的番外肉。设定是在全篇完结之后。九连环play,这次不是撩完就跑(。



谢衣轻浅地吻着乐无异的嘴唇,偶尔滑到面颊啜上一啜,一只手不规矩地探进他胸前衣襟。


小郎君想躲,腰却给他揽着,倒是可以扭动几番,可总逃不出和他贴合的距离去。谢衣笑着衔了他的唇,捻磨着品尝滋味,在胸前的那手抚来摸去,终于掏出一个物事来。


叮当作响的九连环被他捏着一头提到耳侧,乐无异的腰还被谢衣困着,瞪大了眼睛想要扭脸瞧。


谢衣追过去一下一下轻啜着吻他,扶在他腰上的手收紧了,含糊地问:“这是何物?”


他的笑声浅浅的,音线中含着一丝风雨欲来的喑哑。


乐无异瞟过一眼,心里便是一个“咯噔”,不敢再去细瞧,搂住谢衣的腰装作专心致志地回应起他。他做这些事,总是没有谢衣娴熟,又羞又笨拙,常常是谢衣还没如何,就把自己弄得喘息连连。这次他故意要讨好人,忍着臊意伸出舌尖到谢衣的唇上轻舔,温柔得像个乖巧的猫儿,只是那人不大配合,他想要吻了,那人却仰着头向后躲。


“别时容易见时难,” 谢衣故意漫着声音念了一句,乐无异便连腰都酥了,两只手松松垮垮地拽着谢衣背上的衣裳, “十郎入了郡王府,便是定国公的小郎君要再见一面也不像以往那般容易。” 他将那玉环的一只抵在乐无异唇上,笑叹着问:“他送了你这个,好教我这多情的小郎君相思时,相看玉连环?”


乐无异皱着眉偏头,被谢衣用玉环挑了下巴转回来,戏弄似的瞧着。


明烛高照,何等美妙的模样都尽收眼底。小郎君的鬓发在方才亲昵时蹭得松了,细碎地落下来,遮住颊边一抹红。他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蒙了层雾似的,湿漉漉地往旁边溜,一汪委屈还映出两分心虚。


“你明知道他是因从前的东西不愿再留,才将它赠予我。”他声音糯糯的,带着些讨好握住谢衣的手腕,“何况我、我……”


我心中相思,尽系于一人之上……


这样直白的话语他到底说不出口,低头将谢衣的手指举到唇边来亲。嫣红的舌尖带着怯伸出来,迅速地在葱白指尖缠了一圈,然后又换了牙齿轻咬,不疼,倒像个什么小动物带着暗示的亲昵。


谢衣笑着看他,手指忍不住往那柔软湿润的深处探,玉连环歪了歪,被这狡猾的小东西抽到一边。他随着谢衣的动作深深浅浅地裹住指节吮吸,柔嫩的舌苔舔舐上指尖极细的纹路,又在指节间拨弄着品尝,吻完了这一根,一边觑着眼看谢衣,一边吞吐着慢慢退出来。粘连在指上的涎液带出一条丝,牵着从他红润的唇上落下。


谢衣捻了捻粘腻的指头,在他躲前捏住了下巴,笑吟吟道:“半途而废,这可不行。”


说着便揽住他后腰一抱一提,不顾乐无异的挣扎将他推着倒进床榻之中。红锦被上,小郎君的一头褐发披散开了,浅色的眼睛湿润含情。


谢衣合身压上去,握住他半曲的手指,细细吻上眼角。金玉所造之物染上了两人的温度,润润地贴在手心中。


“我听人提起,”谢衣偏头咬了口乐无异的耳朵,将一缕热气呼他的耳中,“有位乐公府上的小郎君颇具奇才,能在一炷香之内将九只玉环从架上尽数拆下,再全数套回。”


“无异……”他将手探入乐无异瑟瑟发抖的腰间,“不如便让为师也见识一下此等本领?”


乐无异抵抗着腰上痒意和腿间热流,捏在玉环上的手指尖都用力得发白了,出口只得一声带着婉转的呻吟,侧头将半张脸陷进锦被中。


谢衣只当他是应了,半起了身扶着腰把他整个人侧翻过去,胸贴着背将鼻尖埋在他发中轻嗅,温软的声音叫乐无异听来头皮泛出酥麻。


“若是解得不好,那可是要罚的。”


评论 ( 22 )
热度 ( 48 )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