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恩记

​撩一下
---



下午六点,乐无异跟技术员交代了几句第二天早上的主意事项后,签字准备回家。出厂区摘了安全帽后发现出了一脑门的汗。天冷,风一吹就打个哆嗦。他抬手抹了把,一手攥着领子不让风往里钻。顺着路往外走上好一段才是他停车的地方,厂区在的地方荒郊野岭的,身边开过去的车轮胎碾过地面,扬起一把一把的土。乐无异的眼前有点发花,腾出一只手在鼻子前挥了挥。


他平时基本都在办公室坐着,很少到厂区来。今天一气儿爬了两个蒸馏塔,累得两腿都有点不会打弯。工厂里的事多得好像永远也做不完,时时刻刻得看着工人操作以免出乱子,一没注意就离平时下班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乐无异又累又饿,没有力气做饭,一边取车一边打算着去宿舍小区门口的饭馆对付一下。


宿舍是公司为临时来厂区的员工安排的福利,附近有个小超市,还有个小饭馆,在略显荒凉的郊区已经算是难得。乐无异来的第一天晚上已经光顾过一次,攀谈中得知老板似乎在城里另有生意,平常是老板娘照顾店面。妇人的手艺只是泛泛,人倒是很热情,乐无异第一回光顾,菜量就大得可以打包。


他停车在饭馆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走进去照旧是老板娘在柜台上算账,旁边十来岁的胖儿子趴着写作业。


店里没有别的客人,菜很快就炒好了。老板娘一手端一个,身后跟着胖儿子用袖子夹着一大碗米饭。


“年轻人多吃点儿。” 她抹抹手坐在乐无异对面。胖儿子也想跟着坐下,被他妈瞪了一眼不情不愿地趿拉着脚走回柜台后。


“这孩子。”老板娘骂了一句,转头对乐无异堆起讨好的笑容,“你们从城里来的工程师有文化,什么时候也替我辅导辅导这小猢狲。这孩子脑子不笨,就是淘……”


听见胖男孩儿把纸划得哗啦哗啦直响,乐无异赶紧笑着打岔,夸老板娘的手艺好,做出的菜比城里的餐馆强。


“喜欢吃你就多吃点儿。” 女人慈祥地看着乐无异,恨不能他也是自己的大儿子。


乐无异腼腆地笑笑,赶紧往嘴里扒了口饭。米里有个小沙子,他停了停,还是囫囵嚼了两口就往下咽。老板娘看他表情不对,问他怎么了。


乐无异摇了摇头,说没事。


老板娘眼尖,看见白米粒里混着灰黑色的小粒,赶紧拉过乐无异的筷子。


乡下人不讲究,在乐无异的碗里扒拉几下,碗底一小片沙子都露出来。


老板娘眉毛一竖,扔了毛巾拍桌子站起来。小胖子一看情形不对,笔一丢就想溜。


他妈早就料到这招,在后面喊了一句:“你跑!你跑我就把你那破田螺给炖了!”


小胖子像给人点了开关,整个人冻住,两只圆肩膀很明显地塌下来。


他万念俱灰地转回身,几步路飞给抬头看他的乐无异几记眼刀。


“米你洗了?”


“洗了。” 小胖子拖着声音回答。


“那这是怎么回事?” 女人把碗往小胖子面前一敦。


“没洗干净。”


女人眉毛一竖就要拍桌子,乐无异赶紧拉着她的袖子打圆场。


“阿螺饿了。” 小胖子一脸委屈地嘟哝,“你又不肯给它别的吃……”


“你把它给放米缸里了?!”女人拍案而起,追着小胖子绕着桌子跑了好几圈。乐无异又尴尬又好笑,最后好劝歹劝免了小胖子一顿皮肉之苦。饭是不能吃了,他拎着打包好的菜并一只巴掌大的田螺,在小胖子一步三跟的依依不舍中走回了宿舍。


微波炉热出一屋子油味,乐无异经历了一场闹剧之后倒不太饿了,随便扒拉两口就去看养进水盆里的罪魁祸首。


大田螺安安静静地躺在盆正中,水里混着两颗后吐出的沙子。乐无异伸手捅了捅它的硬壳,惊叹这也不知道是从哪冲到附近那条小河沟里的大家伙。


他摆弄了一会儿觉得没趣了,打开电脑看了看视频,就洗澡上床。


也许是白天累着了,夜里没怎么睡踏实,连着做了几个怪梦,最后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给弄醒。乐无异揉着眼睛去上厕所,走回来的路上往客厅瞥了一眼。


结果这一下差点魂飞魄散。微弱的灯光中,一个长发男人光着上身坐在桌子旁边,嘴里还叼着一片肥腻腻的回锅肉!

评论 ( 10 )
热度 ( 34 )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