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师(二)

那纹路清晰的东西又硬又烫,试探了几下后便进出得越来越快速,磨得他腿间渐渐发疼,像要起火般难以忍受。可他稍微松开些,谢衣便会在臀上揉捏着说些叫人脸红至极的话,弄得他只能乖乖任他摆布,夹着腿任他在其间抽动纾解,一张脸不知不觉间都哭得花了。谢衣按着他的手举过头顶,边在他身上耸动边捉住他的嘴唇亲吻。微咸的滋味扩散在两人唇齿间,如催情般让他渐渐沉沦,昏昏沉沉地几乎忘记了两腿间的灼烧感……

乐无异从梦中惊醒时,腿间夹着清凉的疼痛源源不断地顺着经络传上大脑。他先是有些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忆起睡去前谢衣细致为他抹药的样子。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任凭脸上的热度一点一点升起来,最后忍不住伸手向身前摸了摸。

却只摸到空空荡荡的一条锦被。

乐无异一惊,在黑暗中睁开双眼。

他披上外衣推门而出,月光下,处在包围中的谢衣应声回头,面色沉稳,眼中情绪难辨。

与他相距最远的紫衫青年神色一变,低声叫道:“乐师弟!”

乐无异心中一窒,待谢衣出手击了那青年一掌才失声喊道:“不要!”

谢衣收手负在身后,瞥了一眼乐无异,沉声对其余蓄势待发的几人道:“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还请自行离去吧。”

那青年捂着胸口呸了一声,骂道:“你这妖怪,先前睁着眼睛说瞎话,此时还有什么好辩?”

谢衣挑眉道:“这话从何说起?我确未私藏你的师弟。”

紫衫青年身边那人立刻叫嚷起来:“那我们眼前这人是谁?”

谢衣平和道:“此乃在下的徒儿乐无异,并非几位寻找之人。”

围攻他的几人脸色大变,难以置信道:“你徒儿?!”紫衫青年更道:“你这妖怪莫非疯魔了不成?乐师弟是我白芷山门人,你怎敢如此信口雌黄?”

谢衣轻轻摇头:“你若不信我,大可问他自己。”

紫衫青年又呸了一声,后退一步,起手结印,从袖中幻出一把剑来。其余几人见他如此,纷纷效仿,转瞬刀剑齐舞,围城一圈向谢衣刺去。

乐无异大叫一声小心冲入阵中,谢衣手下动作便缓了一拍,布帛撕裂声与痛呼声同时响起,谢衣拉着乐无异仰身躲过一剑,瞬间便移到阵外。被他法术击倒的人从地上跃身而起,举剑继续攻上来。谢衣将乐无异向屋门一推,匆匆一句“进去”,抬手挡住了剑气。

攻他的青年一边舞剑戳刺一边喊道:“乐师弟,快到我身后来!”

乐无异慌乱不已,抬起脚却被谢衣的法术挡在身后,只能高叫道:“无尘师兄,别打了!他不是坏人!”

无尘手下动作更快,怒吼道:“你这妖怪到底对我师弟使了什么妖法!”

谢衣不答,侧身避过无尘的剑尖,一挥袍袖将从侧面冲来的道士掀了个跟头。乐无异又急又气,大声喊着阻止的话朝那道士奔去。谢衣被紫衫青年和无尘联手所阻,一时顾不上身后,左右闪避着明晃晃的剑尖,忽听一个声音惊叫道:“乐师弟,你怎么了!”

他身形一顿,抬手握住无尘刺来的剑用力一折,还未及回头,便觉心口一凉。

紫衫青年一把将失了武器的无尘扯向身后,抬剑直指他要害。

谢衣却似被定住了般直直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微低头。

血液顺着透胸而出的剑尖颗颗滴落,在月白色的袍服上开出艳红的花。他抬手想去捏那泛着光的银尖,却忽然觉得心脏被大力搅动了一下。

他禁不住一晃,天地便在那瞬间旋转起来。

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极慢地转身。

月光下,乐无异单手握着滴血的剑,脸上一丝血色也无。

他倒下前,依稀看到那青年扔了手中的剑,双膝一弯跪扑上来。

他双唇蠕动着,乐无异颤抖地将耳朵贴到他唇上,听到他说,

“恭喜你如愿以偿。”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