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歌(5)

乐无异换好衣服,又被领着去初七帐中参见。他穿着亲卫服饰,感觉全身别扭得很,连步伐都拘谨起来。走在他前面半步的亲卫白易察觉出他的异样,只当是紧张,回头咧嘴冲他一笑,道其实将军是个极好相与的人,只要不犯规矩,从不为难属下。乐无异暗自腹诽两句,点头扯了扯嘴角。

两人到了帐前却被守卫的士兵拦下,说将军正与人相会,吩咐了不许打扰。话音刚落,帐帘就被掀起,里面出来个书生模样的人,见了侧身相让的白易和乐无异,竟还稍微停下点了点头。乐无异从未见过此人,心中疑惑,不免多看两眼,被白易扯了袖角才回过神来,跟着他一同入帐。

初七盘坐在矮桌后,面上跟往常一样无甚表情,只是在乐无异看来眉间似乎有些褶皱。他瞟了一眼就低下头,老老实实跟着白易一起行礼,耳朵听着白易向初七汇报,心思却跟着那个书生飘到了帐外。不知那样一个人,怎会独身来到军中,又能与初七商谈什么。等再受了袖上的拉扯回神,正好对上白易怒其不争的眼色。他心里一惊,不由自主抬头去看初七。初七神色冷淡,也正盯着他,嘴角扭出细小的弧度,白易不会察觉,乐无异却知道那分明是嘲笑自己自不量力,妄想揣度主将的心思。他心里一恼,重新低头,悄悄磨了磨后槽牙,听见初七让白易退到帐外守卫。白易抱拳称是,临走前颇为同情地看了乐无异一眼。

初七等他出去后,淡然开口问:“这次又看出我军中出了什么岔子?”

乐无异闷声回了句“不敢”,就低着头不肯再说。

前面一时没有其他动静,乐无异盯着脚下的毡子看了一会儿,实在没忍住,悄悄抬眼, 瞬间眼前一花,伴着“忽”地一阵风袭来。他本能地举手格挡,触到那物事的形状时心念电闪,反手一抓,堪堪在落地前接住了它。

晗光剑实实在在地握在手心,乐无异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去看初七。他的剑在降为步兵时就被童十二按规矩收走,这些时日一直配的是军中统一的铁剑。现在初七把晗光扔给他,难道竟是想将宝剑物归原主?

他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就听初七嗤笑一声,站起身来道:“陪我去练剑。”

乐无异不知初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默默地跟着他走出帐子,来到初七专属的校练场地。初七站定位置,乐无异就走出离他大约十步远的距离,回身看他。他脸上虽然努力摆出平静的样子,心却跳得厉害,也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

初七还是木着脸,略微扬了声音道:“全力以赴,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乐无异给他话音里的轻视激得血流上涌,大声回道:“要是我赢了,将军就把剑还我!”

初七仿佛觉得好笑,轻呵一声:“自不量力。”

乐无异咬牙不再多说,一把从剑鞘里抽出晗光。宝剑在阳光照耀下折出粼粼冷光,剑意森然。

初七抿紧了唇,乐无异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拔出佩刀,双指并齐自上而下一抹而过。他正在心中嘲他卖弄,就见眼前人影一晃。初七竟在他未及看清之前就已攻了过来。

乐无异骇然后撤几步举剑去挡,金属声铮然响在耳畔,一口气还没吸全,紧跟着那脚就踹了过来。乐无异门户大开,情急之下运气于腹生接了这一脚,同时反手用剑柄去击初七额头。初七没想到他会有如此诡异的招数,向后一跳,给了乐无异一分喘息之机。少年忍着腹痛,抢上一步剑锋横扫攻向初七臂膀,被他侧身避过,紧随着又是一脚。这回乐无异有了些防备,也立即旋身躲闪,只在屁股上挨了一下。少年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回身劈手就砍,刀剑相接,剑刃擦在刀背上擦出星点火花,却难以再迫近初七胸前一寸。初七很快施力压回,两人一来一往,刀光剑影缠在一起成了一片白影。几十个来回下来乐无异也用了几个出其不意的招数时而给上初七一下,可终究还是自己挨的手刀脚踹更多,最后一个不慎被初七一把捏住了喉咙。

少年咬紧牙关满脸不甘,还要挣扎,感到初七手指收紧,心中一惊,只得松开了握剑的手。晗光落地,锵的一声好像打在心上。初七放开他,向后撤了一步。乐无异连忙弯腰扶着膝盖大口喘气,眼中因为突然的气流刺激漫上水汽。他稍微倒匀了气后抬头去瞧初七,只看出他胸前起伏略快了些,脸上多了几分血色,除此之外,与平常没有丝毫区别,仿佛刚才进行了激烈打斗的,只有他一人而已。少年心中的懊恼不忿压制不住,全从睁得圆圆的眼睛中透了出来,其中光彩生动到闪闪发亮。初七原本只漠然看着他,与这样的眼神交汇,竟稍微别开了目光。

乐无异压根顾不上这些,满脑子都是晗光又要被这人收回的不甘,腹部的疼痛也明显返了回来。初七皱眉看他咬唇又弯下腰去,默了一会儿,等他直起身子时,才开口道:“死不了,就去烧水,伺候沐浴。”


他说完这话转身就走,乐无异发愣地看着他的背影,反应过来后捏紧拳头简直想追上去狠狠揍他一拳,无奈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只能忿忿抬步。刚一动肚子就又一阵抽痛,乐无异咂着嘴低头去捂,一眼瞟到地上的晗光,突然意识到初七竟没说要把它收走。

晗光别回腰上,乐无异摸着剑鞘,因为腹痛而抽搐的嘴角添了点上翘的喜色,但想到初七看他落败时的眼神,心又沉了下去。家传宝剑竟然要靠施舍才能回到自己身上,这想法让他浑身上下每滴血液都在叫嚣着憋屈。他蹲在炉火前恶狠狠地把木条往里扔,想象着每块上面都长着初七的脸,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日要把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击败在剑下。

四桶水的分量不轻,乐无异气喘吁吁地把水提进营帐,看见洗浴用的大木盆和屏风都已被其他人备好。初七坐在矮桌后捧着兵书,对面前的动静充耳不闻,只在乐无异重重将几只装满热水的木桶敦在地上时才抬了抬眼皮。乐无异憋着气将水倒入大盆中,抬袖抹了抹额头,闷声闷气道:“请将军更衣。”

初七放下手中书册,盯着乐无异累得满脸通红的模样一言不发,直看得他不自在地转开目光,才慢吞吞地站起身。

修长手指挑开腰封的搭扣,玄色外袍无声落地,乐无异微微垂着眼睛,直到看见初七的食指勾起中衣系带时才猛然想起那句“伺候将军穿衣”。帐中升腾的水汽让他眼前有点模糊,心口也因为升高的温度有种憋闷的烦躁感。他生来富贵,即使后来被初七打压,也只是操练行军时苦些,何曾干过这等伺候人的活儿。可如今身为亲卫,服侍主将起居便是份内之事。乐无异只能强压下不适,硬着头皮一步一步挪到初七面前。
初七在他伸手捏住自己已经敞开的衣襟时顿了顿,什么也没说,微张开手臂等他动作。乐无异低着头替他褪下中衣,手指捏在里衣的系带上略一犹豫,还是轻轻往下一拽。

没想到这一下却没拽开。原来他紧张之下拉措了边,没解开活结,倒把它变成了一个死扣。这下可真是又慌又尴尬,乐无异赶紧双手齐上,又拉又拽鼓捣了半天,鼻尖渗出了一层薄汗,却只是把那个扣子系得更紧。他难免忐忑,微张着唇抬头去看初七,额头的汗珠随着动作滚落,被纤长羽睫阻了阻,挂在尖上将落未落。

初七眼中情绪难辨,也正目不转瞬地盯着他看。这样的距离,他轻浅的呼吸全都扑在自己脸上。乐无异心中升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混着几分羞恼,更多的是不知所措,无意识地手指收拢,攥紧了初七胸前布料,耳中听到他低缓地说了一句:“不急……”

这样近乎安慰的低语让乐无异瞬间乱了一拍心跳,直到初七缓慢地垂下眼睛才重新醒悟,顶着不知何时开始发烫的脸颊抖着指尖去解那两根缠在一起的带子。

好在动作虽笨拙,死结好歹是解开了。他拨开初七的衣襟,裸露出男人线条优美的胸膛。

初七不愧是习武带兵之人,胸前腰腹一丝余赘也无,只浅谈横着几道从前战场上留下的伤疤。乐无异定了定心神,把手放在他裤腰上,刚要动作,就听初七平淡道:“你去再烧些热水来。”

乐无异一愣,下意识抬头去看初七眼睛,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双手,忽然烫到一样缩回来背在身后,原地转身,逃跑似的步履匆匆掀帘出了营帐。

再提水回来时心绪已经平复。乐无异打帘入内,见初七已经坐入桶中,只留一条乌黑的发辫垂在外面。听见动静,初七也未回头,只声音微哑地说道:“过来添水。”

乐无异提着桶走过去,将一只放在地上,捧起另外一只缓缓倾入盆中。温热水流抚过肌肤,初七闭睛靠着木盆边沿,水汽蒸腾中,没有表情的脸上竟然也晕出一抹极浅淡的温柔。

乐无异沉默地倒完一桶水,放下木桶想要退开。初七却恰在此时又开口道:“替我擦背。”

乐无异一怔,反应过来后难以抑制的又恼又羞。初七却已然理所当然地直起身子,带动水流哗响。 少年人在屋檐下,一百个不情愿也只能走近两步,拾起搭在边沿的布巾。

初七肤色白皙,与落在其上的乌黑发辫相衬更显细嫩,压根不像一个常年在外风吹日晒的将领。乐无异一边沾湿了布巾一边偷偷在心中把他从上朝士兵那里学来的“小白脸”安在初七头上,故意忽略掉他背上几道深浅不一的刀剑疤痕。

从脖颈擦到腋下时,乐无异眼尖地透过水面看见初七腰侧有一小块新鲜的淤青,想来是方才跟自己练剑时留下的伤痕。他心里一阵得意,也不管会不会弄湿袖子,直接顺着腰际擦下去,在那处伤痕上狠狠一按。初七猛然睁眼,猝不及防地回头与他四目相对,几乎鼻尖贴着鼻尖。乐无异傻在原地,耳中听他冷呵一声,浑身血液轰地冲上头顶。

初七却没等他有其它动作就回过头去,冷淡地丢下“继续”二字,又闭上了眼睛。乐无异脸颊热度未退,心脏砰砰直跳,不敢再使那样的小把戏,只能老老实实给他从脖颈擦到后腰,来回反复数次,直到初七说停。

他不知道这下初七又要提什么要求,有点呆地攥着布巾站在原地,就见初七身体前倾,从木盆中站起身来,一脚跨了出去。乐无异慢半拍地扯起棉布隔着木盆递过去,收手的瞬间被初七握住手腕用力向下一拽,小腿绊着木盆边缘直直地栽了下去。

即使是澡盆的深度,毫无防备下也让他喝了好几口。乐无异扑腾两下转过身,落汤鸡似的坐起来,脸上全是水珠,扶着边沿呸呸向外吐水,两只眼睛瞪着初七简直要冒火,仿佛下一刻就要跳起来掐住他的脖子。

初七看着他这副咬牙切齿的狼狈样子,突然扬起嘴角笑了。

乐无异正在擦脸的袖子僵在原地,不可思议地张大了眼睛,半张着嘴,什么话都卡在了嗓子里。

帐子里只听见水滴落入木盆的声音,两个人大眼瞪着小眼,谁也不开口说话。过了一时,初七忽然对着乐无异伸出手来。

乐无异手指一动,刚要抬手去握,就听见帐外一声大喊:“将军!”

评论
热度 ( 24 )
  1. 奈何roxstar 转载了此文字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