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当初坑掉小天狼星那篇文一直觉得很抱歉呢。然而实在陷进了师父和乐乐的坑里无法自拔。。。

其实每次被叫星星太太,感觉都是,噫,被抚摸了呢

据说我很久没炖肉了于是。。。撩(。

"无异......" 戏谑的笑音钻进乐无异的耳朵里,他在温暖的水中硬生生地打了个战。
谢衣挨在他耳朵边轻轻吹气,被水汽沾湿的狐耳一下一下骚刮着他脸颊细嫩的皮肤。
"来。" 谢衣笑着牵了他的手,乐无异窥了一下他身上的情状,窘得立刻闭眼偏头。
这不知羞的狐狸,竟......什么也没穿着。
氤氲中那白晃晃的皮肤让他头晕目眩,手被牵着,从劲瘦的腰肢摸到光滑的大腿,竟然浑浑噩噩地想不起反抗。
"喜欢么?" 谢衣轻柔地咬着他的耳朵。

举案奇媒(12)


“我身为定国公之子,拜师不可草率。” 乐无异双手握紧桌案边缘,呐呐言道,“要待良辰吉日,精备束脩,方可行礼拜师。” 他瞧谢衣仍在微笑,并无不快之意,才极小声补充道,“再者,为我师者,需久经考校,德才过人才可。”
谢衣修长的手指在桌上交叠,“哦~如此说来,我愿收无异为徒,无异却信不过我堪当其师?“
乐无异脸上的红色瞬间又艳了一分,慌忙摆手道:“不不不,我并非此意!郎君才智无双,只是……只是……”他急的双目都比平常湿润了,对上谢衣戏谑的目光心若擂鼓,却咬住嘴唇不肯松口。这人欺负他时,也曾这样看他。心结虽解,让他如此拜师,总是有些不甘。
“罢了。”谢衣笑着摇头,直起上身微微退后,“是我太过心急,唐突了小郎...

少年游

喜欢那句天下之大,何处都可为家。走到每个地方,都会碰到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只要用心投入欣赏,不必执着往事,放心自由。

知名不具:

两年前的一点真心。


===================================


我以前想到过这样的时刻。

是一个春天。那种让人光是迈出家门都能快乐得很的早春,“含桃花谢杏花开,杜宇新啼燕子来”。路旁都是新抽枝的青柳,田埂边是冒尖的草苗,空气里是植物初生的味道,让人想在地上滚一滚、吻一吻。谢衣混在当地的小孩子堆里,给他们削木头老鼠、造木头马,俨然大龄孩子王。外乡人大哥哥跟着小孩子去放牛,斗笠蓑衣的骑在牛背上,手里甩着不知道何处扯...

抱恩记

​撩一下
---

下午六点,乐无异跟技术员交代了几句第二天早上的主意事项后,签字准备回家。出厂区摘了安全帽后发现出了一脑门的汗。天冷,风一吹就打个哆嗦。他抬手抹了把,一手攥着领子不让风往里钻。顺着路往外走上好一段才是他停车的地方,厂区在的地方荒郊野岭的,身边开过去的车轮胎碾过地面,扬起一把一把的土。乐无异的眼前有点发花,腾出一只手在鼻子前挥了挥。

他平时基本都在办公室坐着,很少到厂区来。今天一气儿爬了两个蒸馏塔,累得两腿都有点不会打弯。工厂里的事多得好像永远也做不完,时时刻刻得看着工人操作以免出乱子,一没注意就离平时下班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乐无异又累又饿,没有力气做饭,一边取车一边打算着去宿舍小区门口...

请为我种一园玫瑰

重发
---

灯光穿透布条打在眼皮上。虹膜不适的微微收缩了一下,很快又习惯下来。

左右都是看不见。

门口的方向传来极低的开门和关门声。然后就是脚步朝他所在的方向走来。那个偷偷溜进来的人踮起脚,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可他知道那是谁。

那个孩子在他们第一次后的那天清晨,也是这样小心翼翼的扶着床头柜滑下床,半蹲着身子悉悉索索的套上衣服裤子,半踮着脚溜向门口,自以为悄声无息。到底还是不舒服,脚蹭在地上发出点皮肤与木质地板的摩擦声,还有极力压抑的吸气声。

那样小心翼翼的不告而别就像一根极细极细的针扎在了他心上,隐隐约约的疼,又找不到伤口。

于是他微眯起眼,哑着声音说:“要是去楼下的快餐店买早饭,给我带一碗皮蛋瘦肉粥。”...

发现玫瑰文被屏蔽了呢。。看来略的不够多

给我寄胶带的很厉害的太太说偷偷吃我的粮,开心!要努力写文报答太太!

想写的肉有
制服play后半段
来日方长蒙眼play
美人鱼水族馆play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