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从未呢!

金玉满堂(中)

他的衣带给谢衣扯得松散了,却又没完全解开,领襟微敞着被谢衣带着薄茧的手指在皮肤上摩挲,双腿蜷在大红锦被上不住蹭动。九只玉环随着他的扭动碰出闷而轻的响声,淹没在裹着湿意的喘息中。

“嗯……啊……”xx被两根指头夹在中间揪着捻磨,乐无异的xx带了哭意,两条腿曲起向胸前缩。谢衣迅速将大腿挤了进去,压制住小郎君试图蜷成一只熟虾的举动。

“无异……”他笑着撑起一只手肘,挨上乐无异的侧脸吻他,把熟得通红的耳垂含进口中,“九连环,可别忘了……“

他的音色模糊而又蛊惑,内心仅剩焦虑的小郎君听了,还真糊里糊涂地双手拉住了金杆的两端。他泪眼朦胧地扯了扯,忍着胸前的酥麻抖着指尖捏住第一只玉环。小巧的环身被早被他手上的汗水...

来日方长(续)(3)

村北边的小河旁垂着柳树,飘飘摇摇地映在水中,枝叶温柔地拂过大偃师浮荡的倒影。旁边装作浣手绢的姑娘们掩不住嘴角的笑容,时而推推搡搡地嬉闹几下。乐无异蹲跪在地上,擦净了手上的水珠,向几个年轻的姑娘转头而笑。

于是那些飞了红霞的脸颊在阳光下更为娇艳,眼里的光亮晶晶的。

传说中模样好性子好的大偃师垂下眼睫,抱拳轻声道:“叨扰了,多谢。”

姑娘们吃吃地笑起来,不知是哪一个向另一个泼了一捧水,晶莹的水珠就此散开,乐无异连忙逃也似地起身后退,留下原地一片欢声。

微风拂面,他慢悠悠地朝上游走,偶尔闭眼享受一下这春夏交接的好时节。

至于那时而挂上心头的闲事……暂且便忘了罢。

他步回自己的小院门前,已修缮完毕的灌溉千手观音正...

F you.

来日方长(续)(二)

乐无异一瘸一拐地自己走回房间,屋里开窗通了一早上风,已经没了那股让他羞耻、迷惑而又尴尬的味道。他走了这几步路,大腿便又酸又颤,强撑着来到床边,把自己摔进绵软的被子里。这床替换的被子在柜里呆得久了,带着些潮意和樟脑的味道。乐无异没力气翻身,身后又难受得要命,就这么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

恍惚中好像有人在唤他的名字,乐无异、乐无异……刻板地、没什么感情地一遍遍重复。他咬着牙撑起手回身去看,昏暗的光中天地都在摇晃。耳侧不断有石块落地崩碎的声音,他的后背、后腰、大腿哪里都疼,心中又莫名地焦急,眯着眼睛去寻找叫他的那个人。

墓室的角落里,那人正坐在那儿,右手捂着胸口。似乎感觉到了乐无异的目光,他抬起头来,眼下...

来日方长(续)(一)

天大亮时,初七是让乐无异给折腾醒的。也许是身上不舒服,乐无异这一夜都没睡踏实,一会儿往初七身上挨蹭,一会儿又去推他搭在腰上的手臂。初七是少年人,抱着软绵绵的乐无异心满意足,身边有什么动静都强揽着给镇压下去了,一觉黑甜,到早上迷糊将醒才觉得怀里的人体温不对。他瞌睡走了大半,顺着乐无异的手臂摸上去探他额头。许是乐无异感觉他覆上来的手凉丝丝的有些舒服,还凑着蹭了蹭。初七没心思笑话乐无异年纪大了还撒娇,动作极小地松开了怀抱,给乐无异压好被子。

谁知提着药赶回来的时候,静水湖的厨房已经冒起了炊烟。

他拎着药袋子戳在门口,看见衣衫整齐的大偃师正忙着扇火切菜。乐无异动作娴熟地往热水里下了切得齐整的面条,回身放刀...

金玉满堂(上)

没忍住,码了个举案奇媒的番外肉。设定是在全篇完结之后。九连环play,这次不是撩完就跑(。

谢衣轻浅地吻着乐无异的嘴唇,偶尔滑到面颊啜上一啜,一只手不规矩地探进他胸前衣襟。

小郎君想躲,腰却给他揽着,倒是可以扭动几番,可总逃不出和他贴合的距离去。谢衣笑着衔了他的唇,捻磨着品尝滋味,在胸前的那手抚来摸去,终于掏出一个物事来。

叮当作响的九连环被他捏着一头提到耳侧,乐无异的腰还被谢衣困着,瞪大了眼睛想要扭脸瞧。

谢衣追过去一下一下轻啜着吻他,扶在他腰上的手收紧了,含糊地问:“这是何物?”

他的笑声浅浅的,音线中含着一丝风雨欲来的喑哑。

乐无异瞟过一眼,心里便是一个“咯噔”,不敢再去细瞧,搂住谢衣的腰装作专心致...

举案奇媒(14)


宏悦楼的老板近日来觉得,自己的时运或许要苦尽甘来。原本店中的客人离奇而亡,生意一落千丈,惹上一堆麻烦不说,小店也濒临倒闭。然而近日却似乎要时来运转,这位正在堂内坐着的财神,不知图的什么,一再不吝钱财,只要在店中借住。
看他手中那副叮叮当当的玩物,老板在心中暗想,都是寻常人家几辈子攒不下的呢。
半掩的木门此时“吱呀”一声响,门前逆光而立的身影让老板心中一哆嗦。
他抓紧了手中的账簿,犹豫该不该出声招呼。
他那财神却依旧全神贯注地低着头摆弄那套玉石套环,对身边落座一人也毫无所觉。
谢衣拈起一个拆下的玉环来回瞧了瞧,才得了乐无异一个匆忙的微笑。
“谢郎君。”
谢衣点了点头,问道:“无异与我相约在此,是有了新奇的玩物...

举案奇媒(13)

乐无异一挑眉毛,喃喃自语道:“十郎……?”

刚进门的少年冲他们拱了拱手,眼光全落在乐无异身上。姑娘们却有一半都从乐无异身边围了过去,七嘴八舌地问:“十郎,我的胭脂买到了么?”“哎呀,你怎么还想着胭脂。方才下了好大的雨,十郎淋着了没有?”“十郎这样聪明,定是找地方避雨了呀。”

乐无异见他们这样亲密的样子,心中略感尴尬,轻轻咳了一声。姑娘们并未看过来,十郎却敏感皱眉,抬手止住了姑娘们的聒噪,淡淡对乐无异道:“失礼了,对不住。”

姑娘们想起被遗忘在身后的“客人”,纷纷娇笑起来,一声声的“对不住”此起彼伏。乐无异哪受过这个阵势,慌张摆手,连道无妨,又犹豫问道:“你是……谢十郎?”

他身边的桢姬笑道:“我们这里...

乐无异捡到了一只猫

乐无异捡到了一只猫。
对于独身居住的技术宅来说,这似乎是件挺值得高兴的事儿。
猫是一只黑猫,毛皮油光水滑,眼睛下有两小块红色的斑纹。
猫是怎个么捡到的呢。有一天乐无异下班抄近路经过一条小巷子时,黑猫正身姿挺拔地蹲坐在一个大垃圾桶上。它瞧着乐无异朝它走过来,不躲不跑,异常平静地跟他对视,直到乐无异试探地朝它伸出手指。黑猫优雅地低头嗅了嗅,擦着胡须根部蹭过去。乐无异抬手摸了摸它的头,它也没有不高兴。可要抱它时,黑猫却立即后退一步,灰色的圆眼睛里充满了拒绝。
乐无异觉得很可惜。冷风从耳畔刮过去,过几天也许还会下雪,不知这只瘦瘦的黑猫要怎么过冬。
不过,他离开它后边走边想,灰眼睛的猫,还真是少见呢。
乐无异完全没...

© roxstar | Powered by LOFTER